• 吳致怡。AB WU

《女 忍》 插畫:吳致怡


自從談合作的開始就非常期待這個線上展,除了很期待會看到哪些女性創作者,也很期待看見每個女生對於月經想要分享的體會與故事。


前幾天外出的時候爸爸開車載我,當時車上聽見廣播聊起月經,在只有兩人的情況下,廣播聲音沒有調音量卻尷尬得好像越聽越大聲,聲音持續了好幾分鐘。


終於,爸爸先開口了:「ㄟ啊你在花蓮訪談的那些阿嬤,她們有沒有說乩童的事?」 我:「沒有人提到耶,但之前有曾看過乩童與月經之間的資料,那,你聽的乩童怎麼了?」 爸爸:「小時候在鄉下聽過,像是乩童拿的月刀、刺球那些東西,如果女生來月經碰了那些法器的話,乩童使用的時候就會法力失效,讓自己沾滿血,你沒聽過?」


後來開始聊起了之前曾聽過的月經故事,好像在分享過去他未曾聽過同時代生活的秘密故事給他聽,聊天的過程裡,廣播被爸爸一個巧轉調的小~小聲成為背景音。


這次展出的作品是在田野時曾構想過的畫面,雖然最後沒有收錄進繪本,但是我非常喜歡的畫面,這次可以有機會合作討論月經的悲劇,在一開始,就想把這個一直存留在心中的畫面完成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《女˙忍》 以前的女性,月事是不可告人的秘密。當我問阿嬤們, 她們如果在務農的時候,要換月事帶時該怎麼辦? 阿嬤們露出神秘的微笑,說要找到草高、人少的地方, 像忍者一樣,眼觀四面、耳聽八方,用最快的速度,把自己的月事帶換新的。之後若無其事地回到工作的崗位上。 不能引起別人注意、也不能被別人察覺,因為「月經」這件事的難以啟齒與羞恥。 每個月有幾天,女人就像忍者一樣,要忍他人不能忍,也要像忍者一樣,混跡在日常之中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8/15-9/16 月經悲劇 公益特展 ▍線上觀展:https://tya.tw/RZrmy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#回饋計畫 於活動期間透過插畫家專屬折扣碼下單,購買天一愛月經調理系列商品時使用專屬折扣碼「TYALOVEWCY」即可獲得專屬優惠,該筆訂單將會撥出10%創作回饋金給插畫家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IG:tianyiai_tw(https://reurl.cc/Qb4LRZ) FB:天一愛

#天一愛 #月經悲劇 #TragedyofPeriod #公益特展 #月經

  • 吳致怡。AB WU



慢了快一個月,世界月經日5月28日當天,受到靈魂實驗所邀請去分享過去有關月經的創作與展覽。到現在才有時間好好地回顧一下近幾次分享的經驗。


上一次是回交大和老師、同學們分享,題目是「在縱谷做一場好夢:來回於田野與繪本說故事的藝術實踐」,主要分享田野資料的梳理。本來的分享時間是一個半小時,但因為演講經驗不足,準備的時候怕時間不夠也把簡報越塞越滿。沒想到後來三個小時的課程,幾乎都用在我的分享上。


這一次靈魂實驗所在世界月經日的分享,只有短短的四十分鐘。我不是一個非常喜愛表達、喜愛言說的人,很多時候也不是很會主動分享想法,但經過一次次練習終於好像有控制在四十分鐘內。這次分享的經驗很有趣,大家要一起穿著粉紅色的服裝,我的衣服大多是黑籃色系,前一天到了師大夜市第一眼就看到了粉紅色的美少女戰士襯衫,而剛好分享當天參加的也全部是女性。


可以有這樣的機會,把過去訪談長輩們在六七十年前的月經經驗分享給大家,將他們初經時的故事、製作月事帶的故事,以及對於月經的回憶,跨越了近一甲子帶給當代的我們。


這次分享的經驗以故事與田野經驗為主,許多故事悲傷又或者令人感到難過,在這次分享過程中,都希望盡量詼諧、輕鬆的帶過。畢竟沈溺在悲傷的情境裡,並不是我自己在月經創作與展覽中的本意。我還是希望能透過當代我們爬梳月經、看見月經,從而找到未來女性面對身體的某種語言和記憶。我曾經也深恨月經,現在當然也談不上喜歡。但在這三、四年接觸月經創作的過程中,我學會面對時常帶給自己麻煩的身體。我也希望把這件事情帶給大家。


這次的分享,參與者的報名費用全部都捐贈給非營利單位,靈魂實驗所致力舉辦各項利她的公益活動,她們的夥伴問我有沒有建議捐款的組織單位,我跟她們說想捐給牛犁協會,雖不是多龐大的數目,但希望感謝他們在這幾年的時間,不厭其煩地帶我接觸社區、接觸長輩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#SOULLAB靈魂實驗所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簡報中使用的照片,攝影@王韃仔



  • 吳致怡。AB WU


在準備材料給阿嬤月事帶工作坊時,曾到花蓮市一間手工藝材料行買,那時候還有一個很意外的收穫。正在店內一排排、琳瑯滿目的材料間晃來晃去尋找材料的時候,老闆娘湊過來問說:「你在找要製作什麼東西的材料嗎?可以幫你找。」


我說一些針線,心想該如何說明要跟一群阿嬤一起做她們以前使用的月事帶,但回頭定睛一看老闆娘,或許以前曾經聽過或使用過?應該不用顧慮太多!「我們是要跟阿嬤做她們以前月經用的東西,所以要找好穿線一點的針、穿線器、黑白線、針包,還有鬆緊帶」。


老闆娘聽到很驚訝,邊問說你們怎麼會要做這些,一邊帶我到櫃台拿出她用月曆背面做成的便條紙,說她以前因為學裁縫,曾經幫別人製作,邊畫她一開始是如何做,後來再改版變成的樣子,曾聽過其他阿嬤說的鬆緊帶,但是位置加在一個我從沒有聽過其他阿嬤說的地方,說是為了符合鼠蹊部的弧度,老闆娘後來也建議我一些適合的針線,在開始阿嬤工作坊之前能夠遇到老闆娘真是太好了。


除了使用的材料,阿嬤們獨門自創的綁法其實都很牢固,也有聽過經濟狀況較好的阿嬤,能夠購買連身的衛生衣或是可以替換商品,但是在沒有三角內褲、拋棄式衛生棉,或是經濟能力不允許的時候可以如何度過經期,工作坊後還是覺得這些方法很寶貴,應該要記錄下來,目前用畫的紀錄了一些,有些比較複雜的在之後更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