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經繪本。她沒說的。吳致怡 / 文圖

“ 在一個兩性平等的社會,女人會把月經只看成是她進入成年生活的特殊方式;男人和女人的身體,都有其他麻煩的需求需要關照,但這些需求都很容易適應,因為大家都會這樣,對任何人都不構成污點;月經之所以在青春期女孩中引起恐懼,是因為它把她丟入一種次等的、有缺陷的範疇。這種被降格的感覺,會對她造成沉重的壓力。如果她沒有失去作為人的自尊,就會對自己流血的身體依然感到很驕傲。       —— 西蒙波娃,《第二性》(The Second Sex)

從阿嬤講月經能看見她們對生活環境與經驗的連結。每當提到月經,她們總是會提及生活、丈夫與孩子。對女性而言,月經的經血存在著多面向的經驗與意義。然而,從現代回頭觀看,經血的某種程度可以跳脫出沾黏在衛生棉上被丟棄、未懷上孩子的象徵。

若月經僅被女孩視作為成年的一種麻煩,「面對月經」則會轉變成機械化的事務般。月經在成長的歷程中,隨著參與生命的時間拉長,也相對變成不再是生活中所第一需要關注的事情。但每每月經的到訪,對於女性來說都是具有意義的,不論將它深藏在心裡成為秘密與否,它的生理週期性也著實為著生活打著屬於自己的節拍。

《她沒說的》是一本以月經為主題的繪本。採訪了花蓮豐田地區的長輩,從她們的月經經歷創作而成。以「看見自己或她人經歷過月經後的感受」為出發點,看見未來女性的權益。

\  請將螢幕視窗調整至符合螢幕大小觀看  /

\  故事為依據現實虛構  /

press to zoom

press to zoom

press to zoom

press to zoom
1/3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