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嬤c。月經採訪

現住在豐山村的阿嬤c,於民國21年(1932年)出生於彰化縣,年輕時在彰化的阿嬤c聽說花蓮這裡有田有土地,所以在23歲時跟著老公還有兩個小孩搬到了豐田,一開始搬來住在山上,一住住了十年,在山上開採豐田玉賺了一些錢才能夠搬到山下。

阿嬤c記得,17、18歲來月經的時候,也不知道該怎麼辦,下面流著血,想到在做裁縫的表姐,便去找她。表姊那裡有一些可以使用的器具,包含鬆緊帶,所以順便一起做月事帶了。阿嬤要務農的關係所以都用腳踏車的輪胎皮來做月事帶,要做的很牢固、鬆緊適宜,不然到了踩稻穗的時候會不小心露出來,阿嬤c說:「露出來就給人家看到不好啦!輪胎皮的內胎邊邊會磨破皮、會很痛,我都會把它四邊滾上布,讓它變厚,上面再墊一塊布,形狀就像日本男生會穿的ふんどし那樣」。當時村子裡的代步工具最多就是鐵馬和雙腳,在當時雖然也不是人人都有,不過有很多廢棄的輪胎皮讓當時許多阿嬤在每個月都能很好利用。

 

當時的女性即使月事來了,做農也是不能停歇的繼續做:「如果月經來要換布的話,我都躲在甘蔗園裡面,蹲著一看沒人就換了,用手把那個破布擰乾再放回去,也不敢在溪邊洗,每次我都會帶回家洗,不敢讓大家看到,做農的時候也不可能洗,連田邊的水溝也不敢,還記得偷偷去洗的時候,溪水都紅紅的一大片,看起來很可怕。也不敢給其他人看到。我幾乎都是在家旁邊附近,壓井裡的水,在家後洗」。做農的時候外面會圍一層黑黑的布,裡面再穿寬寬的褲子:「我們的褲口也用鬆緊帶把它弄成縮口的,如果布不小心掉出來,褲子就會把它接住,這樣就掉不出來啊,不然給人看到見笑」。

 

阿嬤c會將洗好的月事帶掛在房門後面,因為門是往內推的,不論是打開或關起來都看不到掛在門後的秘密,以前別人也不會隨便進去夫妻的房間,先生看到倒是沒關係。以前有血塊的時候,會找人幫忙刺(現在的針灸)腳大拇指指甲附近,刺了之後就不會有血塊了。

阿嬤c回憶起過往,不管每個月因為月事的關係有多辛苦地度過,都還是要種田,也沒得唸書,看不懂字,妯娌都對她很不好,記得有一次還被公公賞巴掌。

女性只要提到月經,好像總不知不覺的也會提到生子:「以前連懷孕大肚子都是,我一共生了六個,好像肚子大大的看起來不好看,大家看到都會笑,我也覺得不舒服,所以都會穿寬鬆的衣服遮住,或是把它壓到看不出來,不過肚子漸漸變大就沒辦法了!以前的人就是這樣啊,覺得那些說不清楚的好像都是很丟臉的事」。

 

提到自己的月事經驗,也讓阿嬤c提到自己的先生:「19歲時,爸爸媽媽到處去看,然後看到我老公覺得很不錯,就把200塊用報紙包著就把我嫁過去了。當時200元很多啊,還好我老公也對我很好,他不吃檳榔、不喝酒、不賭博,就只會抽煙,對我都很好,賺的錢都會拿回來給我」,阿嬤講著講著就哭了,想到老公都沒有享受到,就走了。

 

搬來豐田的阿嬤c及先生,一開始住在山上,住了10年,以前要做農都用走的,走好遠、好遠,沒有摩托車跟鐵馬,大家都用走的去田裡面,回想起來,每天都要走好久的路。後來小孩越來越多,不能一直住山上,而豐田這裡也開始開採豐田玉,大家都靠這個賺錢。阿嬤c一家子也是,靠著豐田玉賺了不少錢之後,就在山下買房子。

 

阿嬤c信奉道教,提到那時候大家都沒有錢,廟裡不會常常有什麼活動,也不會有事沒事就去廟裡。記得月事來的時候也可以進廟拜拜,但是沒有人告訴她說不能做什麼,不能進去廟裡面或是有什麼禁忌,大概是每個地方風俗不同。

/ 已將阿嬤化名與口述資料部分模糊書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