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嬤h。月經採訪

現居住在豐山村的阿嬤h,於民國42年(1953年)台東鹿野出生,在21歲時因為婚嫁而來到花蓮,聽眾多阿嬤說從前女生的月經都來得晚,但阿嬤h早在11、12歲時就在面對每個月的月事。

/ 已將阿嬤化名與口述資料部分模糊書寫

回憶那天來月經的情景,當時阿嬤h跟年紀比較大的朋友阿菊騎鐵馬去富源玩,騎著騎著,阿嬤h說:「死了啊,係按怎,哪會騎鐵馬,騎騎著流血!毋知啊!」。阿菊就說:「毋係啦!嘿係嘿來啊!」。

 

當時阿菊就先拿塊布給阿嬤h先墊著,並囑咐她回去記得跟媽媽講,阿嬤h回到家中手邊抓著褲襠後面,不知道該怎麼開口的跟媽媽說:「阿菊說我嘿來啦,欲用布佇」。媽媽聽明白後,開始拿從前有錢人不要的破床單、爛到不能再使用的破布等等,剪起一大塊布後再把它們捲捲起來,變成厚厚布墊,給了阿嬤h。

 

阿嬤說:「以前沒有內褲可以穿啊,也沒有像現在有那種緊身褲,我們都穿那種破破深色的不然就是黑褲子,也都不敢穿白色的褲子。第一次來月事的那幾天都只敢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,因為布會一直來跑去」。後來阿嬤想想覺得不能這樣下去,這血也不知道要流到幾歲,要怎麼辦呢?當時在富源,隔壁鄰居教阿嬤把破布前端縫上鈕扣,後端縫上一圈鬆緊帶,像現在穿三角內褲的方式,把鬆緊帶向前圈住鈕扣,在兩條大腿上面靠近腰的位置,破布的下面,再墊一塊剪的長方形狀的雨衣布,血就不會滲透出來,綁得緊緊的,即使褲子寬寬鬆鬆的,跑來跑去也不會掉出來。

 

13歲時,阿嬤h到了高雄工作替人煮飯,直到17、8歲去到台東鹿野顧水果攤。回憶起來,以前很窮,恨不得24小時都在工作,和媽媽相處的時間很少,也幾乎沒有從媽媽那裡獲得關於月事的注意事項,也不曾和工作的老闆娘聊過相關話題,阿嬤h說:「啊都嘛係坐在人家旁邊聽別人聊天偷聽來的,聽到月事來不能怎樣怎樣,不行跟先生在一起」。

出去工作時,阿嬤h都會帶著新的布,依照經驗預估每天的血量,帶不同的布量,換下來的布就用袋子裝著,袋子如果破洞,血就會不小心流出來,都會要特別注意。阿嬤h都會到溪邊洗沾滿經血的破布,沾滿血的布變得硬硬皺皺的,到溪邊的阿嬤會先拿著一個石頭,看著四下無人,便把布放在溪裡壓著,讓流水滲透硬布,變軟之後就很好洗了。阿嬤h:「這布都要重複用啊,不然哪來這麼多布好用!」洗完之後再找一個絕對沒人看得到的角落晾曬,每個月幾乎是用同幾片。當時每張可以利用的布,對每個女性來說都是很珍貴的。
 

阿嬤h說:「以前來月事都怕人家知道,都很歹勢!那時候長胸部,走路都要一直把衣服往前拉,從胸部小小的時候就很歹勢。以前都沒辦法啦,也不像現在女生都很抬頭挺胸很大方那樣走路,以前都弓著背,龜龜的走」。還說到:「以前的人都不會像現在這樣月事來就喊不舒服,我們以前什麼都吃,只要吃得下都吃,你們現在什麼這個有味道那個會胖的,都不吃會營養不夠啦!從前的老闆娘對我很好,熬四物湯、中將湯給女兒喝也會留給我喝,中藥都便宜啊,我的月經都很順、日子不會亂掉。

你現在也可以月事來就去市場買兩支雞翅,加上中藥熬一熬喝,對以後身體很好,要喝啦!以前我們要吃雞肉,是人家死掉不敢吃的才有我們的份耶,難得吃得到雞肉,我們這些沒有錢的人都很敢吃」。

阿嬤也陳述自己媽媽那時代的月事窠臼,當時夫妻若懷不上孩子,總會被推認為是媳婦的緣故,下個月事來時躲著婆婆的事情也是常常發生,若時間過久,不是離婚就是先生再娶小姨子,生不出來小孩則是女性的不對。

 

阿嬤分享從前進廟裡前,大人會說:「身軀無清氣的話,不要進去喔!」。當時女性都會有認知,來月事就是身體不乾淨,但若要說出個原因總是無以言喻,心裡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只會說「因為習俗就是這樣啊」,阿嬤說:「不能拜拜、屬於廟的物品都不能碰,不過喪事就沒差。有關神明的事都不行啦!人死掉的事情就可以!像是從前的『過火』習俗,如果月事來的女性越過去,腳底是會被燙傷的,有來月事的女性代表不乾淨的象徵,自己要知道在旁邊看就好」,連做給神明吃的「發粿」都不能做。傳說,有月事的女性做的發粿會發不起來。當所有的女性團聚一起做供品時,若有沒來的女性,大家都也能夠心知肚明,不會怪罪她偷懶。
 

提到現代薄型衛生棉時,阿嬤h說她第一次用的經驗:「從前幾乎是用衛生紙還有布。雖然衛生紙很粗糙但沒有別的東西好用,所以還是要用,不過容易滲透後來也不常使用。啊那個衛生棉,厚!那時候還不小心把衛生棉顛倒貼哪,痛死了。那時候第一次買,誰敢問別人怎麼用,大家都是買了就走、買了就走的,現在也忘了當時買要多少錢。」從前新產品問世,在電視不普及、民風保守的情況下,即使透過電視媒體、廣播宣傳還是不知道使用方法,產品包裝及報紙的宣傳也不足,很容易會發生許多使用新型產品的糗事。

 

薄型衛生棉對於當時女性來說,在生活上相當便利,阿嬤h的經期頭9年皆使用破布衛生棉,到婚後才使用薄型衛生棉,阿嬤形容從前在撕下來後,都會將整片捲到非常小的體積、用報紙包起來後,再塞到垃圾桶裡面非常隱密的地方,怕人看到,不像現在有時進到廁所,會看到一片紅紅的衛生棉大咧咧地躺在垃圾桶,認為雖然現在大家比較開放,但看到這種畫面還是覺得有點可怕、不好看。

 

結婚後阿嬤h領養了一個兒子,過了一段年歲後還是不敢和兒子說女生長大後會有月事這件事,怕會被人說閒話、被人認為不知廉恥,也讓從前的諸多不便及血淚化作過往回憶,即使女生之間都不會討論這件事。阿嬤只唸到小學二年級就沒有再繼續就學,認為現在學校裡面會教性教育真的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