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嬤f。月經採訪

阿嬤f於民國27年(1938年)於花蓮縣鳳林鎮出生,還有四個妹妹,在19歲時第一次來月事,20歲時嫁來豐田。阿嬤自小學六年級畢業後便開始做農事,從前幾乎每日穿著裙子的阿嬤,在月事來的那一天也是。

/ 已將阿嬤化名與口述資料部分模糊書寫

回憶起來,那天還是被鄰居姊姊發現的:「欸!妹妹啊!恁嘿月經來那會毋知?恁看恁的裙子上紅紅一點!」,阿嬤回說:「嘿毋係啦!嘿係哇放尿啦!」。那時候正要出門採稻的阿嬤f剛好碰到隔壁姊姊,便叫阿嬤去換下裙子,隨手就拿了破褲子剪成大塊布來墊著。現在回想起來,仍忍不住感嘆:「唉~以前人什麼都不知道!」。直到很後來出去工作聽了別人講,才得知原來女性每個月會有月事這件事。

 

阿嬤f想起從前有一個阿姨,常常會流鼻血,即使被人撞到一下也會血流如注,甚至曾經大量流了一碗公這麼多。心裡想著這件事的阿嬤也不敢和別人討論,有一次阿嬤f和爸爸走在街上,忽然爸爸討論起這件事,說著那個流鼻血的阿姨很可憐,沒有營養,只活了二十幾歲便走了。不過當時阿嬤心裡想著:「阿姨是鼻子流血,自己則是下面流血,為什麼尿尿的地方會流血呢?」心裡憋著這番想法的阿嬤怎麼也不敢說出口,和爸爸在街上吃碗冰就回家了。漸漸了解月事之後,阿嬤為了不讓妹妹們也有相同的擔心害怕,也告訴妹妹們:「女生到十五、十六歲的時候,下面尿尿的地方會流血喔,妳們不要害怕!」。

 

相較於同齡的同儕們來說,阿嬤f月事來得較晚。回憶從前在鳳林國小六年級讀書的時候,同班有一位十五歲的張生妹同學來了月事,裙子上沾了紅紅一點。當時同學們都不知道那是什麼,卻碰巧被男同學發現了,調皮的男同學到操場又跳又叫的說:「張生妹~屁股流~血!張生妹~屁股流~血!」,讓其他老師聽到了,卻也不知道該如何教導同學「月事」這些事,便去和男同學說:「不要在操場大吼大叫笑女同學!」。小時候即使來了月事,與女同學之間也不會談論相關的話題,阿嬤說:「以前人都很害羞,現在小朋友有教健康教育真好」,讀到小學畢業後,家裡就不讓f阿嬤繼續就學了。

 

在學期間,阿嬤f的成績在班上近50名同學之中,一直是排在前十名以內,讓阿嬤的班導師屢次拜訪阿嬤的阿公,希望能夠讓阿嬤繼續升學唸初中,但務農的人家,仍是認為女孩子長大是要賣掉的,加上阿嬤的哥哥、叔叔們也都沒有繼續升學,於是讓阿公多次堅決地拒絕了班導師,被班導師磨到不耐煩的阿公還脫口說出:「你這麼想要讓她讀書,阿不然送給你做女兒好啦,給你啦!不是用賣的啦、給你啦!」。放棄勸說的班導師,不捨聰慧的阿嬤就這樣停下學業,送了一隻沾墨水的鋼筆給阿嬤,希望她能夠自己找機會多寫字多學習。
 

畢業後的阿嬤,每日生活的範圍僅是在農地和家裡往返,有稻田、菸田、蔗田、養豬的工作等等的農事,最常待在蔗田。阿嬤f形容,年輕時穿的內褲並不像現在的三角褲,從前所穿的內褲是用鬆緊帶縮口的,長度大約到大腿中間,所以一長片的月事帶其實不方便放置,都是使用補破補到不能再補的破衣服拿來縫製成月事帶,尼龍的不行不吸水,阿嬤感嘆:「我們農家人都這樣做,不像家庭比較好的不用像我們這樣,沒有很多錢去買什麼什麼,鄉下女人就是這樣」。

 

自製的月事帶為長條狀,四邊縫合、厚度約有五公分這麼厚,阿嬤說再難,縫針都還是要穿過去,為了防止做農的時候大動作的滲漏,這樣的厚度也讓去田裡工作時不用常常更換:「以前只要月事一來,就把褲子往上拉,穿得緊一點,外面穿一條裙子,就不怕月事帶掉出來啦!若是在外務農時也一樣,要找人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地換掉月事帶,換掉的不能拿去丟掉喔!要留下來,找裝水泥的袋子裝著下次還要用」不過阿嬤的經期大約都只有3天就乾淨了,第一天一點點、第二天量比較多要換多幾次,到了第三天血就差不多流乾淨了,下次再來的時候也沒什麼感覺、不會感到疼痛。

想到從前洗月事帶的事就讓阿嬤發笑。從前女性都會到水溝洗衣服,阿嬤f也會拿那些沾滿血的布到溪邊洗,洗著洗著,就會有人發出聲音說:「啊那個水怎麼紅紅的!」,阿嬤f說當時也沒有想到這些髒髒的東西要拿到下游一點去洗,就是順便跟著衣服洗一洗了。

我好奇的問:「以前村子裡男生女生會喝溪流的水嗎?這樣大家都喝到那個洗過的……」阿嬤說:「那個水流下去的我就不知道了!也是大概有……」。

 

在月事走了的第四、五天,阿嬤就會自己買「中將湯」熬來喝,對身體很好、月事也會準時來,是中藥行老闆告訴阿嬤的,阿嬤自己有了孩子之後也會熬湯給孩子喝。

 

回憶起民國47年嫁來豐山村的過往,和先生認識是因媒人做媒而來,阿嬤說:「啊~鄉下人、鳳林山下也沒有什麼東西啊,那個時候什麼都不知道,很傻,就給人做媒啊」至少看中意再答應也好,不像從前童養媳或是養女。結婚後懷了某一胎時,阿嬤曾有過墮胎的念頭,當時也害羞不敢去婦產科,聽聞隔壁的長輩說道可以拔某一種草可以「落胎」,阿嬤去拔來吃,還是沒有落成,懷胎十月都沒有產檢,不知道生下的孩子健康與否,才明瞭「會跟著我們的終究還是會跟著我們」。最後生了三個孩子。

 

在懷孕期間,阿嬤也不曾因為有身孕而放下農事,被婆婆叫回去鳳林幫忙準備餵豬、準備糞便田裏施肥、挑著地瓜去水溝邊洗滌的工作,時常肩膀擔起相當重的物料,挺著大肚子走很久的路,因為以前的人常說「要做才好生」,想起來過去與現在女人懷孕的待遇,阿嬤也不清楚現在的人為什麼懷孕的時候就不能做事了。

 

和先生當時做了五六年的小生意後,在民國58年至61年間時,也因為豐田開始開採豐田玉的關係而加入了揹玉的工作。後來聽說台北有好的工作,於是參加了艾德蒙公司的考試,之後便在零件組裝的生產線工作。在當時,十一點的大夜班薪資為一個月一千零五元,對於阿嬤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數目,為了生計,也在白天早上八點至下午五點兼日差,如此日以繼夜工作了三年多的時間。當時一家四口一起到了台北,小孩也在台北唸了半學期的國中,後來因為先生在台北沒有工作,還是帶了兩個孩子又回到了花蓮。獨自在台北待了半年的阿嬤f,想著一個家庭還是需要女人煮飯洗衣,於是又回到了花蓮和先生一起。

 

回來的路程阿嬤記憶猶新,回憶起來也很趣味。記得那天自己一早在路上繞啊繞著,想要找到台北火車站搭車回來花蓮,但是怎麼樣都找不著路,迷了路。突然看到衛兵,原來是走到了總統府。在台北打滾3年多的阿嬤曾經聽別人說站衛兵的都要惦惦不能說話,連被蚊子叮到都不能抓癢的,好奇之下,手就在衛兵面前揮啊揮,心想:「哇,真的都不動嗎?」憲兵真的沒反應。

 

後來阿嬤在總統府附近繞啊繞,碰到一個人,阿嬤問他:「欸先生先生,車站怎麼去?」那人說:「喔!很遠喔!你去幾號幾號那裡有巴士站,跟司機說你要到車站,就拜託他車站到了給你下」。阿嬤這才順利找到了巴士,上車後只敢站在司機旁邊,司機說:「你去後面坐啊!」阿嬤回說:「我等一下拜託你,如果到車站了,你給我叫一下,我要車站下車,要去花蓮,阮……阮係……花蓮憨啦!」。

    
回想自己月事的經歷,阿嬤f也告訴兩個女兒之後會有月事的事,但兩個女兒回說「其實早就已經來了」,阿嬤也不知情,心想可能現在學校老師有教相關的事了,也就比較放心。

 

想到過去發生了好多事也都過來了成為過去,小孩及孫子的事都不用太操心,希望他們可以好好的養活自己,自己每天都有能夠去的活動,有日托機構跟村裡的老頭子們聊聊天及牛犁協會很多年輕人的陪伴,身體健康,每天起床後覺得每一天很快就過了,很快樂!

     

阿嬤f說:「月事在19歲的尾巴來了之後,47歲就回去了」,聽人家說「慢來就慢停;早來就早停,停了之後肚子會痛」,但f阿嬤都未曾有不舒適的感覺,認為應該是年輕的時候有喝中藥做好保養,還有加上老天的保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