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吳致怡。AB WU

阿嬤的月事帶工作坊



上週講完月事帶,問了阿嬤們都用過哪些材料來製作,在村子的生活環境裡面儘量找齊,有舊衣服、腳踏車的輪胎皮、白色鬆緊帶、舊衣回收的鈕扣、黑白針線、雨衣布、麻繩。這週終於準備好材料可以跟阿嬤們一起做她們以前的月事帶。在過去訪談時才發現,以前製作月事帶的時候,女人都得自己偷偷的躲在家裡做,各自有不同的穿法、綁法,布墊放置的方法,在我的想像底,總有阿嬤過去曾默默的把材料備好的模樣。


有阿嬤在上課的時候提到,以前她在山上聽過一件事,是個女兒的月事來,不敢給人知道,自己摸索做了月事帶,只敢晾曬在家中陰暗處。直到老鼠聞到血腥味,咬著她的月事帶在家裡肆虐,女兒的母親才知道孩子已經到了那個年紀。


看阿嬤們用針線縫製真的太崇拜了,同時也暗自感嘆時代讓年輕的她們經歷了哪些事,她們每個人動作熟練。本來還去材料行買了頂針的指套,準備了好幾個讓阿嬤們可以用,但誰知道阿嬤們根本不用,拿著針插著布料,往桌子一敲一撞就把針穿過了層層的布料,唯有穿線這項細緻耗眼力的工作需要年輕人幫忙。在材料行還買了針包,阿嬤們也不用,用到一半的針就別在衣服上,也不怕戳到自己,畢竟以前給車機裁縫是很昂貴的,有的阿嬤說,她在要結婚的時候,才去找車縫幫她車一個好的。


大家一陣專心製作,阿嬤們做完的月事帶大家也共同交換著試穿,教我們如何綁在身上才牢固,還有在田裡面,該如何動作替換用過的布,有的阿嬤說,之前討論的時候沒有這些東西都不好解說,現在終於可以「表演」給你看。每次重新穿上一個阿嬤的月事帶,都讓我感到無比的新,這些事情並沒有過去,女性的選擇可以很多樣。


對她們來說月事帶是藏了一輩子的秘密,甚至秘密藏久也忘了,月事帶也成為了月經難以啟齒的投射物,有機會與其他女性一起在課堂製作,大家討論彼此的穿法跟綁法,也爭論的月事帶防滲漏的輪胎皮要不要滾邊以防破皮,吵得不可開交。


直到今天課程結束,跟一起幫忙課程的夥伴毓君、妤帆和阿嬤們聊天,問她們今天的課程。阿嬤這件事情,在年輕的時候都是血與淚,現在倒是好玩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錄影與助教:徐毓君 、林魏妤帆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