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吳致怡。AB WU

月經繪本田野記。


 

想分享一下採訪一位阿嬤的經驗,這張照片是過去採訪時被不知名蟲蟲咬腳踝的盛況(被咬的有些密集,如觀看不適請見諒)。某天要去採訪前,我也穿著準備好的九分褲以及到腳踝的襪子,心想這樣應該沒問題,即使要在戶外,這樣的穿著至少腿不會被小黑蚊咬到無法專心採訪,就拿著相機與腳架準備出發。在採訪了阿嬤h之後,回頭問了在地引路人牛犁協會,村子裡還有沒有高齡的女性能夠接受採訪,幾位協會夥伴想到了民國21年出生的阿嬤c。她的家在某條路的盡頭,便搭了協會的便車到阿嬤家,也找了阿嬤h幫忙我做台語翻譯。


協會的夥伴載我到阿嬤家之後,簡短介紹一下我的來意,我想著若是有男性在場,怕會無法暢所欲言,就先請他離開了。接著一邊用我的破台語介紹自己給阿嬤,阿嬤h也幫我做簡單的轉譯,我也一邊架設相機,拿出筆記本準備訪談。談到一半阿嬤c的朋友突然來訪,先稱她為新阿嬤,新阿嬤不知不覺也加入了訪談中,變成突然的月經小聚。這時我也想確認一下相機有沒有在錄影,趁著阿嬤們彼此交談時,也移動去相機旁邊。就發現相機自動休眠了。


當下不知道該如何是好,一方面震驚剛才的訪談都沒記錄到,一方面也害怕自己極差的記憶力,趕快按下錄影鍵,回到自己的位置裝著沒事繼續訪談。談著談著,新阿嬤看著我的腳踝驚嚇的說:「唉唷~~!你的腳踝怎麼黑黑一圈都是蟲!」,阿嬤c在旁邊趕快幫我把蟲拍掉,討論討論了一番,她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蟲,訪談期間我也完全沒注意到。訪談結束後,我又看了相機,……還是沒有錄到影。回頭看看阿嬤,心裡只有對剛剛的訪談感到抱歉,也想著還好一邊採訪都有記錄在筆記本上。


隨後阿嬤h與新阿嬤騎著腳踏車、電動椅回各自的家去煮飯了,阿嬤c問我怎麼回去,我想著剛才真是經歷了太多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的事,就和阿嬤說我用散步的回去協會。走回去的路上也一邊用手機查跳蚤、小黑蚊叮咬的皮膚、腳踝長的是什麼樣子,但好像都跟我的不太一樣,也很害怕是不是奇怪的蟲。也回想著訪談時阿嬤跟我說她們之前帶著農具、月事帶裝在袋子裡,都是走好長好長的一段路到田裡、下一個田裡。不禁想著有月經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、很悶熱或是感到無奈的時候又是什麼樣子?跟現在的女性有什麼不一樣?在面對不知名的蟲時還好馬上有網路能夠查找答案,阿嬤以前面對突如其來的月經時,肯定比我當下還要驚慌失措。回去的路上覺得下次應該要換更高一點的襪子,也要趕快趁記憶還在時把訪談用文字記錄下來。

 

吳致怡畢業線上展覽 |《她沒說的》月經繪本

線上展期| 2021.5.22~6.30

線上展覽:https://dreamsecretperiod.com/


/// 電腦觀看效果最佳 ///#繪本#月經#田野